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越乡霞影

——欢迎访问锦霞文化工作室

 
 
 

日志

 
 

越剧情缘  

2006-09-07 21:08:23|  分类: 浅 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是在少女时代,受到样板戏的强烈影响,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一放学回家就学唱《红灯记》、《沙家浜》里的经典唱段,有时候还分配角色,对起了台词,我自然是扮演小铁梅,我最爱唱的就是"听罢奶奶说红灯,言语不多道理深……” 那一段。有时候还学唱一段《南泥湾》:“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我小学时代的生活,就这样被注入了点滴的戏剧艺术元素。

念初中、上高中,似乎是瞬间即逝,父母一心想让我顺利考上大学,可命运偏偏以几分之差使柔弱女生名落孙山,给了我不小的打击。母亲想方设法要我边做代课教师,边去复习,第二年再赴考场,可倔强的我早已被一纸剧团的招生通告吸引了。上帝对我关闭了跨入大学的一扇门,却又打开了另一扇艺术的门。我以一曲《南泥湾》考进了新昌高腔训练班。训练了一年的唱做念打,使我明显觉得唱高腔有点力不从心。正确地说,我已经过了学高腔的最佳年龄,在犹豫徘徊时忽然听到有越剧团要来招生的消息,尽管高腔训练班老师再三挽留,可我还是毅然走进了越剧。

当时能够进黄岩越剧团,纯粹是觉得我身上有那么点艺术的悟性,可实在是不会唱越剧,作为一个越乡人,当时的心情十分惭愧。可已经选择了越剧,我必须把她学好,就这样,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会了《梁祝·楼台会》、《红楼梦·焚稿》这两段唱腔向全团汇报。也许是越乡人学越剧真的有天赋,两个月后的我,在汇报时取得了我唱越剧最初的骄人成绩。就这样,偶然走进越剧的我,开始在越剧的艺海中启程、远航。

从高腔训练班,经黄岩越剧团再到浙江越剧团,风雨二十余载,在方寸舞台上演绎了林黛玉、祝英台、花魁女、李师师、银燕等许许多多的古代和现代女子形象,而我自己,也不曾料到竟这样走上了一条艺术路。从当初练好"唱做念打"的基本功到对各种艺术形式的尝试,使自己的艺术人生之路也越走越宽。艰辛和劳累总将化为甘甜的果实。首届浙江省优秀小百花奖,省戏剧节表演一等奖,一九九四年中国小百花越剧节金奖,一九九八年戏曲明星奖、越剧新十姐妹……一次次成绩的取得更多地带给我前进的压力与动力。从此,对自己也有了更高的目标,开始全方位自我完善。面对越剧界的不景气和观众的日益老龄化,我也开始默默地作了些思考:作为一个越剧艺术传人,有责任为推动越剧艺术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从此,我就把艺术上的探索和对越剧事业的职责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于是,有了浙江省首次用全新的艺术形式拍摄的越剧经典唱段MTV《红楼梦·焚稿》,有了更具有现代感的江南越歌《断桥的传说》个人CD专辑和MTV专辑,《断桥的传说》是以越歌样式对越剧及江南经典的爱情故事作的一次全新的诠释,它以委婉缠绵的语言讲述越剧舞台上一个个美丽的爱情传说。“西子作证伞做媒、依依情长白堤短”的断桥之恋,“相逢相送又相别”,走不出“十八里缠绵”的蝴蝶恋,“红楼梦已远,潇湘情难留”的红楼动人的故事,清幽舒缓,委婉清丽,富越剧味的演唱,全新演绎了古代女子那份淡淡的忧伤与情怀。

在越剧艺术的旅途中,这一路走来,我真是十分的幸运,首先是有幸成为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王文娟的传人,使得我的越剧艺术实践得到了名师的指点和引领。特别是2000年受温州越剧团之邀,有幸参加首届国际南戏研讨会展演,在南戏《白兔记》中主演李三娘一角,三个月的汗水和泪水赢得专家和观众们的高度赞赏。原以为与“梅花奖”无缘的我,李三娘一角的诞生让我捧回了第十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的奖杯,在我艺术人生的画卷里,增添了浓重的笔墨。记得八九十年代获省里一等奖和全国金奖时还有不小的成就感和自豪感,而到了二十一世纪,越剧即将走进百年时所荣获的戏剧最高奖项-----梅花奖,带给我更多的是深深的思考以及责任与使命。

还有让人觉得更有幸的是,2003年出演八集越剧电视剧《毛泽东和杨开慧》中的杨开慧。她生性聪慧,充满才情,深得父亲杨昌济的宠爱,虽是女流之辈,但从小也有名有字有号,杨开慧可谓是纯真深情,温柔贤惠,自立自强的时代新女性,电视剧本为我提供了杨开慧的生活“原生态”:从少女时代开始对毛泽东的崇拜和爱慕,结婚后与毛泽东一起革命的艰辛而又清苦的生活,也描绘出她在毛泽东的影响下,从稚嫩的小女孩到坚强的革命者的成长轨迹。这样一个鲜明、丰满、充满时代气息的领袖夫人杨开慧,给我的表演提供了很大空间与契机,同时也是一次极大的挑战。我在最短的时间里,搜索了有关杨开慧的全部资料和图像,用心体悟毛泽东和杨开慧那段爱情悲歌的全过程。毕竟,女人对爱情、对生活、甚至对于生命的感悟大致是相通的,只是特定的时代和背景把原本内秀贤惠多情的湘女演变为一位富有民族气节的时代新女性。扮演杨开慧,不但拓展了我的表演空间,更是一次灵魂的净化和升华。一代伟人《毛泽东和杨开慧》的爱情悲歌,用委婉缠绵、十分凄美的越剧来演绎,这也是一次大胆的尝试,更拓展了越剧表演的题材范围。值得一提的是,该剧选景在越剧故乡的嵊州拍摄,更是越剧的情缘。

越剧已走进百年,二十余载岁月中,我一直在做着与越剧有关的事,一直用人生最朴素的基调在越剧天地里努力着,不论这种努力是在别人的注视之下,或许根本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因为我的生命已浸润在越剧这一泓深泉之中,越剧早以成为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仿佛塑造的每一个角色都带走了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部分,我会一如既往地演、唱,把我的生命留在越剧百年之后更为广袤的璀璨舞台中。

越剧从神奇的嵊州走来,已走进千家万户,已成为东方文化的一个品牌。祝愿这个艺术品牌,在下一个百年更加多姿多彩。作为一个出身于越乡的越剧演员,我恳切地希望分散在全国各地的越剧人,借着越剧百年庆典的荣光,携起手来,共同努力,改革越剧,创新越剧,共赴越剧下一个百年的再度辉煌。

 

            舒锦霞 

         2006年3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